康呈生醫國際級基因實驗室設立於國立中興大學,採用世界最新美國臨床最新進核酸分子診斷技術,結合產官學研領域,康呈基因~基因保健第一品牌!
News

基因剪輯技術本身並不危險,還將有益人類、動物健康

文:Matt Ridley|《泰晤士報》(英國保守黨的上議院議員,曾任《經濟學人》科學版主編,並出版多本暢銷的科普著作。他是英國醫學科學院(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)院士、皇家文學學會(Royal Society of Literature)院士、以及美國文理科學院(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)的外國院士)
翻譯:觀念座標

愛丁堡大學羅斯林研究所(Roslin Institute)的科學家說,他們成功剪輯了豬的基因組,使其對於危險的病毒有了免疫能力。基因剪輯(gene editing)已經開始拯救癌症病人的生命、生產更健康的農作物。然而科學界必須趕快爭取輿論認同,因為反對人士已經蠢蠢欲動。

由於現代生物科技的進步,我們已經知道豬病毒的形狀、結構、基因編碼,我們知道它攻擊豬免疫系統的哪一種細胞,我們甚至知道病毒利用細胞表面哪個部份的蛋白質侵入,也知道那些蛋白質的基因編碼。

羅斯林研究所使用新的基因剪輯工具Crispr-Cas9 ,把豬受精卵中的上述蛋白質基因剪了一小段。他們使用這些受精卵育豬,結果生下來的豬仔不但健康、正常,被剪的免疫基因也正常運作,但病毒卻無法入侵它們的細胞。

Crispr是最近發明的基因剪輯工具,這乃是繼Talens(類轉錄活化因子核酸酶)、zinc-finger nucleases(鋅指核酸酶)發明之後的另一技術。此外,還有一種技術利用 RNA 干擾(RNA interference)達到基因靜默(gene silencing),也有豐碩的成果。這些工具使科學家可以精確地改善基因組。

果不其然,許多人又發出噪音,聲稱新技術將導致「設計嬰兒」(designer babies)。一家報紙嘮叨著「科學怪豬」(Frankenstein pigs)。但是一種類似的技術已被運用在治療兒童白血病,難道我們要叫他們「科學怪童」(Franskenstein kids)?法國公司 Cellectis 正在使用 Talens,移除捐贈人細胞中會攻擊受贈病人的一小段DNA,處理過後的細胞再用來治療罹患白血病的兒童,目前實驗初期的效果良好,可以救命。

推廣基因剪輯的動物或植物,會引起什麼樣的反應?大家是歡迎它們?還是警告科學界,看誰膽敢用這些科學怪物來毒害我們?當然,史有前例,而且有兩個前例。1970年代,「基因工程」(genetic engineering)問世:把人類基因放進病毒裡面,大量製造藥品,以治療糖尿病、血友病。一些擔心的城市曾禁用這種技術一段時間,但現在這種科技已經到處都有,即使在天主教國家裡,也是每天拯救人命,沒有人抗議。

到了1990年代,植物的基因改良(genetic modification)技術誕生:把他種生物的基因放進農作物裡,讓它們對昆蟲、除草劑產生抗拒力,更加健康。歐洲驚恐不已,雖然此一技術很快地在美洲運用,也被一些亞洲國家接受,到現在證明有益環境。但環保人士的最後反擊,漸漸使得基改GMO(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s)受限於層層法令規定、(對環保人士)利潤豐厚政治爭議之中。

基因剪輯將是下一場戰役。這種技術比前面兩者更加安全,原因有四。

第一,基因工程與改良已經證明完全安全,基因剪輯是它們的進階版,迄今尚未產生不愉快的意外。

第二,它與「異種」的 DNA 無關。環保人士告訴我們,他們反對基改(GMO)最大的原因,在於它們「越過物種的界線」,即使我們現在知道大自然常常任意這樣做。但基因剪輯只限於同一物種。

第三,基因剪輯的結果,與更古老的技術—譬如從來不受法令規範的雜交育種法—是一樣的,只是更為精確。許多人知道,伽馬射線或者致癌化學物質導致的任意DNA混合後,會導致誘發性突變(muta genesisi),因此已產生了數千種有機—沒錯,有機—的農作物?

去年四月,美國農業部拒絕以基改(GMO)的法規規範經過基因剪輯的蘑菇與玉米品種。農業部表示,它們與傳統品種改良方式培育出來的沒有不同,無法加以區別。所以美國科學界現在可以繼續發展基因剪輯技術,培育含有Omega-3脂肪酸的黃豆、不必去角的牛隻、不必犁土且抗除草劑的油菜。

另一方面,歐洲則繼續故步自封。誠如《自然》雜誌的社論所指出:「只要討論到基因改良,(歐盟)就會陷入習慣性的麻痺狀態。兩年前歐盟執委會要求所有的會員國,在其進行長考時,暫時不批准基因剪輯。去年十月法國向歐洲法院提出此議題,歐盟執委會正漸漸受到壓力。」歐盟最後的決議,是預估在2018年前不會通過。

整體而言,法國反對基因剪輯,德國有人支持有人反對,荷蘭與瑞典則希望能夠研發運用此一技術。英國政府目前守口如瓶。這實在是太膽小了。英國科學界是基因剪輯的前鋒,英國不但首先研發出上述運用在兒童白血病的技術,也首先培育出可以抵抗病毒的豬種。我們不像那些礙於天主教信仰,因此對改動自然感到卻步的歐洲國家。

我們應該勇敢地表示,基因剪輯是令人振奮的新技術,它不但可以改善人類、動物的健康,也會減少農業對環境的衝擊。此技術本身雖然不危險,但我們應當有配套的法規,以避免它被用於產生有害的物種。既然歐盟對基因剪輯運用在農業上無法下定決心—而且至少未來一年都不會下定決心—我們應該申明:我們打算批准此一技術,並歡迎科學家來本國(譯註:指英國)進行研究。

文章來源:Power to tweak DNA is giant leap for mankind(The Times)

報導來源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
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63406